中國的空氣污染對中國經濟和社會造成了多大影響?

中國的空氣污染對中國經濟和社會造成了多大影響?
中國的空氣污染對中國經濟和社會造成了多大影響?
中國的空氣污染對中國經濟和社會造成了多大影響? Top
    简体

    空氣污染在中國造成了巨大的人力和財政成本的損失。世界衛生組織(WHO)自2013年起開始追蹤空氣品質,以評估其對心臟病,中風,肺癌和其他呼吸系統疾病的影響。在2015年裡,中國和印度各有110萬餘人死因與空氣污染有關,兩國死亡人數佔了當年世界空氣污染總死亡人數的一半。

    中國領導人也面臨優先發展經濟還是保護環境這一難題。 過去幾年來看,北京正在努力試圖在全國範圍內降低空氣污染的濃度。

    空氣污染指數(AQI) 是一種定量、客觀反映和評價空氣的指標。 美國環境保護局所提供的空氣污染指數介於0和500之間。

    China Air Quality Index

    空氣污染指數數據來源於美國駐北京大使館。1

    中國的空氣質量與其他國家相比如何?

    任何擁有工業基礎的國家, 無論產業成熟與否, 都需要在迅速的經濟發展還是施行有益大眾的環保措施兩者之間做權衡。 魚與熊掌不能兼得,對國家領導人們來說這也不是新的問題。對於英國和瑞典這樣的先進經濟體,在支持經濟和工業行業發展的同時,也能繼續致力於環境保護工作。 但是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前途往往取決於工業產值,所以環境保護措施可能對這一類國家的發展產生更大的影響。

    與Barbara Finamore的對話

     

    0:08 - Is air pollution endemic to industrialization? Is it possible for countries to industrialize without polluting?

    1:19 - Is public concern in China over air quality a problem fo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2:42 - Ha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een forthcoming with information on air pollution levels?

    3:58 - Would legislation designed to curb China’s air pollution slow the Chinese economy?

    6:20 - Has air pollution had a negative effect on how China is viewed in other countries?

    縱觀歷史,大多數先進經濟體是在去工業化開始後才對空氣污染進行管制。往往在這一階段公眾也愈發了解污染的危害。以1952年「倫敦大煙霧」為例, 其造成的4000人餘的死亡如一警鐘,敲醒了英國政府。在那之後,英國在1956年推出《清潔空氣法案》以限制排放。 由於缺乏一致的數據,雖然該法案對空氣品質改善的程度依然是個未知數,但60年代之後的空氣品質有極大的提高; 在20年間,城市煙霧濃度下降了80%,二氧化硫下降了70%

    美國環境保護局在1970年也引入相對應的《清潔空氣法》,並在後續在1977年和1990年進行了修訂。《清潔空氣法》制定了國家空氣品質標準,並減少了二氧化硫和其他污染物,極大的降低了嬰兒死亡率。 1972年,據統計, 約有1,300名嬰兒因《清潔空氣法案》而倖存。2 儘管美國公眾受益於此規定,在此過渡期間美國也承受了相當的經濟損失。據估計,在1970年和1977年的《清潔空氣法》修正案之後的15年間,違反監管規定的美國縣郡喪失了約59萬個工作崗位、370億美元的資本,以及750億美元的產量。3

    公眾對空氣品質的擔憂對中國政府來說是一個嚴峻的問題,而近年來隨著資訊管道的增加, 公眾的反饋聲音愈演愈烈 。                                                                                                                           – Barbara Finamore

    與高收入國家相同, 新興的經濟體也面臨著同樣的權衡難題。 拿與中國同樣是發展中大國的印度來說, 其面臨的污染相當嚴重。2015年,印度的顆粒物平均濃度超過了中國。 2010年到2015年間,中國的PM2.5濃度下降了17%,而同期印度的污染水平上升了13%。

    惡劣的環境也帶來了相對應的後果。世界銀行的一份2016年的報告顯示,2013年在印度由空氣污染有造成有關的福利和生產力成本的損失占其國內生產總值的8.5%。於2017年的一份綠色和平報告估計,印度每年因空氣污染導致死亡人數達120餘萬。 為了遏制污染問題,印度政府頒布了一系列措施包括空氣污染分級應對防控計劃以及強制汽車安裝減排催化轉換器。

    每個數據點顯示每日的空氣污染指數以及每日濃度最高的污染物。每日的平均空氣污染指數來源於中國生態環境部。

    中國的發展也面臨著同樣的選擇。 其國家經濟增長主要依賴煤炭能源,雖然使數百萬人擺脫貧困,但也直接導致了環境迅速惡化以及霧霾席捲城市。 中國早在1973年舉辦了全國首屆環境保護會議,但北京到2010年初才開始採取嚴格措施減少煤炭消費量。 2013年推出的「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不僅將煤炭列為空氣污染的驅動因素,而且還對煤炭的消費設置了限制。

     

    我們該如何評估空氣污染所帶來的社會後果?

    只有在過去的二十年中,顆粒物對健康的影響才開始被人們所了解。 世界衛生組織更發布了概述空氣安全品質水平的指南。 該指南主要細研了可以滲透到人體呼吸系統深處的細顆粒物質的濃度。

    北京至上海這一沿線是中國污染最為集中的地帶之一,其10%的土地面積造成了中國34%的PM2.5排放量。

    中國顆粒物的濃度已遠超過了世衛組織建議水平。 世衛組織的空氣品質指南建議,一個國家的PM2.5(直徑2.5微米以下的顆粒物質)年平均值每立方米不應超過10微克,PM10的每立方米的年平均值不超過20微克。 PM2.5會積聚在人體肺部深處,因此對人體健康威脅最大。 中國的年度PM2.5濃度從有記錄開始一直高於世衛組織所建議的每立方米10微克的五倍以上。 如此高的濃度很可能增加有關呼吸系統的病例。柏克萊地球項目的研究人員發現,在2014年中旬的四個月裡,92%的中國人口暴露在亞健康空氣內120小時以上。

    除了健康風險之外,大氣污染同樣會給一個國家帶來經濟損失。 據估計,在中國,2007年由於空氣污染所致的健康問題直接導致損失1.33億餘工作日。這一數據總和相當於中國實際GDP的1.34%,降低了家庭可支配收入總額約900億美元。 根據蘭德公司的數據,2000年至2010年期間,每年由於空氣污染導致的健康問題和勞動力損失達到中國GDP的6.5%4

    每個數據點顯示以PM2.5為基礎計算的每日平均空氣污染指數。數據來源於駐北京美國大使館。 5

    許多中國公民對這一公共健康危害表示擔憂並且無奈。 2015年2月,中國記者柴靜的空氣污染紀錄片《穹頂之下》在發布後被迅速傳播。其紀錄片中採訪了中國和洛杉磯的環境官員、工商管理人員及衛生官員,並在優酷和騰訊等中國網站上的點擊量達到了2億,而不久後即被互聯網審查機構刪除。2015年3月,借鑒了近期的美國大使館所發布的數據,北京大學學者們也對中國當下污染水平的以及相關政策回應發布了一篇客觀詳盡的報告

    中國的環境污染也推動了大眾對空氣過濾器和口罩等空氣凈化產品的需求。 以3M為例, 其空氣凈化銷售業務自2013年起在在中國市場得到蓬勃發展。中國消費者最近也趨於購買高端空氣凈化設備。 但是,消費者的需求也助長了假貨市場。 2015年12月,上海當局在突襲中緝獲了12萬張假口罩,此事件更引起了公眾對空氣產品真假和品質的關注。

    為了解決空氣品質問題,中國採取了一些特色的解決方案。2016,荷蘭設計師在中國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在北京建成了高達7米的「霧霾凈化塔」。 2017年西安也搭建了100米高的「除霾塔 」  ,  成世界上最大的空氣凈化器。建成後,全市空氣質量得到明顯改善。 在污染嚴重的時期,PM2.5的平均水平下降了15%。


    中國的空氣污染是哪些因素造成的?

    煤炭是中國空氣污染的罪魁禍首之一。中國的經濟發展, 工業用電,以及家庭用電過度依賴煤炭。 早些年,中國大多採用亞臨界的機組,燃煤效率低下, 並造成了嚴重的空氣污染。 鋼鐵和水泥等煤炭使用行業的排放約佔中國PM2.5污染的40%。 雖然中國政府實施了一系列擺脫煤炭能源新政策,中國仍然是全球最大的煤炭消費國,占其能源消費總量的60%。

    中國巨大的煤炭消耗量再加上低效的燃燒模式更導致了嚴重的健康後果。由美國健康影響研究所和清華大學聯合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燃煤所產生的污染是導致大氣PM2.5污染的主要因素。2013年,燃煤導致了36萬6千人過早死亡。因此,工業污染程度已成為社會環保與經濟發展兩者之間重要指標。

    近年來,美國和中國在合作開發潔凈煤技術以幫助減少排放。 總體來說,潔凈煤涵蓋了包括碳捕獲和碳儲存、加強燃煤電廠的效率,煤氣化和洗煤等一系列技術。 2015年8月,美國能源部和中國國家能源局達成了一項資訊共享協議,雙方將努力改進以捕捉燃煤產生的溫室氣體的技術。

    中國現在正在嘗試許多西方國家所應用過的的政策…此舉有利於將經濟增長和低效率的燃煤分解開來。

    – Barbara Finamore

    中國已經在提高發電效率方面取得了進展。 目前中國正在淘汰老舊及效率偏低的工廠,並用燃煤率更高的超臨界機組取而代之。 目前,中國排名前100的火力發電機組中有90個是超臨界機組。 先進技術的使用使得中國每千瓦發電能耗約286克標準煤。明顯低於美國的375克標準煤。

    私人家庭能源消耗也對環境構成了挑戰。 家庭排放污染的來源有兩種:一是燒煤做飯或室內取暖,二是機動車的使用。 中國冬季PM2.5的濃度是平時的三倍,空氣污染的周期性說明了依靠煤碳取暖的建築和家庭的數量之大。2011年,42%的家庭依靠煤炭做飯,36%的家庭依靠煤炭在冬季供熱。

    FDI

    中國人均能源消耗遠遠落后於發達國家。 點擊閱讀更多關於中國的發展數據。

    中國的3億多司機是另一個污染源。 機動車廢氣已經改變了城市空氣污染的構成。 在2000年,汽車造成了45%至60%的氮氧化物排放量和85%的一氧化碳排放量。

    此外,空氣污染也受到地形,天氣和工業位置的影響。 在中國污染最為集中的北京至上海這一沿線,其10%的土地面積造成了中國34%的PM2.5排放量。 美國也不例外。美國肺臟協會發現,加利福尼亞州南部和中部的縣 – 包括洛杉磯,弗雷斯諾 – 馬德拉和貝克斯菲爾德 – 顆粒物質和臭氧空氣污染最為嚴重。 該報告將這一現象歸因於該地區頻繁的乾旱,火災和木材作為能源的燃燒。 因此,空氣品質法規還必須涉及地方一級的工業和地理細節。


    中國如何解決處理空氣污染問題?

    中國領導人已經制定了一系列解決污染問題的措施。 2016年11月,中國發布的第十三個五年計劃中概述了國家主要的環境保護目標。 其中包括降低北京,天津和河北省市等全國污染最嚴重的10個城市的18%的PM2.5,並在2020年將煤炭產量減少1.4億噸。在2017年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講話中, 習近平強調,中國將「堅持全民共治、源頭防治,持續實施大氣污染防治行動,打贏藍天保衛戰。」

    超過30個城市承諾相對於2016年冬季,2017年冬季會減少15%至40%的PM2.5顆粒物。

    中國政府更在2017年2月取消了103個計劃中的或半建成的燃煤電廠以遏制污染。 2017年8月,環境保護部發布了一份143頁的「行動計劃」,指令將PM2.5濃度降低至少15%。 除了制定減少PM2.5的目標之外,該行動計劃還加強了空氣品質的監測和加重了污染的處罰。 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還計劃在2018年繼續減少鋼鐵產量並禁止建設新的鍊鋼設施。

    麥肯錫的一份報告指出,超過30個城市承諾相對於2016年冬季,2017年冬季會減少15%至40%的PM2.5顆粒物。其他減輕空氣污染的計劃包括支持產業升級污染減排設備,限制舊車,並在農村地區提供煤炭替代品。 在全國範圍內為了遏制2017年的排放量, 中國關閉了40%的工廠。這一政策效果顯著,以污染嚴重臨汾市為例,其PM2.5濃度下降50%

    根據生態環境部的數據顯示,京津冀地區2017  –  2018年冬季PM2.5水平下降25%。 但由於經濟增長放緩,國內對鋼鐵生產等重污染行業的排放限制有一定放鬆。政府於2018年9月宣布取消全國對排放的統一限制,2018年-2019年冬季地方政府可以自定污染減排目標,再由中央政府審查批准。

    此外,中國希望通過國內投資促進從燒煤取源轉向可再生能源。 中國承諾在2017年1月前在2020年前在太陽能,風能,水電和核能等可再生能源行業投資3670億美元。根據國際能源署的數據,與目前70%相比,2040年,中國電力需求中煤炭的比例會不到40%

    現在中國的碳排放交易市場位於世界第一,目前監管著30%(30億噸)的中國碳排放量。

    中國在向可再生能源轉型過程中越發全球化。 根據能源經濟和金融分析研究所的報告,北京的「一帶一路」帶動中國在全球清潔能源的投資。一帶一路從2016年的320億美元投入躍升至2017年的440億美元。中國更超過了德國成為了環保商品和服務的頭號出口國

    北京希望繼續與美國合作減少污染排放。 中國和美國於2014年11月簽署的協議承諾中國會在2030年達到碳排放量的上限。在2015年9月的中美協議中,中國宣布將於2017年建碳排放交易市場, 該市場將涵蓋發電、鋼鐵、化工和水泥等關鍵行業.。這個市場計劃在2017年12月推出之前已在包括北京在內的七個城市的試點項目中進行了測試。現在中國的碳排放交易市場位於世界第一,目前監管著30%(30億噸)的中國碳排放量。

    為建立一個中國的環境執法機構,中國環境保護部還於2017年5月訪問了美國環保署的國家執法調查中心。在特朗普總統宣布美國將退出巴黎協議之後,此合作關係仍在繼續。 據環境保護協會透露,特朗普總統在2017年訪華期間與習近平總統簽署的「美中合作協議」中包括兩國未來能源和環保的合作計劃。ChinaPower

    1. 沈陽, 成都,廣州的月降水量採用了遼寧,四川和廣東的數據。
    2. J. Lelieveld, J. S. Evans, M. Fnais, D. Giannadaki, and A. Pozzer, “The Contribution of Outdoor Air Pollution Sources to Premature Mortality on a Global Scale,” Nature, Vol. 525, Issue 7569, September 2015.
    3. Michael Greenstone, “The Impacts of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 on Industrial Activity: Evidence from the 1970 and 1977 Clean Air Act Amendments and the Census of Manufactures,”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Vol. 100, No. 6 (2002): 1175–76.
    4. Su-Mei Chen and Ling-Yun He, “Welfare Loss of China’s Air Pollution: How to Make Personal Vehicle Transportation Policy,” China Economic Review, Vol. 31 (Beijing: Chinese Economists Society, 2014), 106.
    5. 2015年12月25號,空氣污染指數超過了500。 據駐北京美國大使館統計,當日的空氣污染指數達到了537。